10月31日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14 15:0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小贺卡体现节俭大文章

商户称销量下降一半以上

刘老板在该市场经营了5年时间,往年这个时节,市场里人声鼎沸,前来选购贺年卡、年历的客户络绎不绝,可是今年市场里一片萧条,很多商户门可罗雀,生意惨淡。刘老板告诉记者,贺年卡、年历这个行业,一般都是年初就开始设计、生产、订货,下半年运货销售,每年的10到12月是销售最高峰,一整年的销售情况好不好,就看最后三个月的冲刺情况。

小林在合肥的一家央企证券公司工作,他告诉记者,往年给客户寄送贺年卡和年历,要一遍一遍地跑印刷厂,还要去邮寄,今年终于解脱了,再也不用为写祝福语头痛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合肥市主要批发市场的贺年卡、年历主要产自温州,本地一些印刷厂除了生产外,也会承接贺年卡加印单位名称、祝福语等业务。位于南二环的一家印刷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往年这个时候,很多企业都已经下单开始定制贺年卡、年历,可是今年订单大幅减少,一些单位还取消了订单。

往年11月,在安徽大市场经营贺年卡、年历的刘老板都会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吃一口,可是今年却非常清闲,一些合作了多年的老客户取消了购买计划,就连普通市民的购买量也大为减少。

机关单位

印刷业务下降面临转型

昨天下午,记者据此走访了多家政府机关和金融国企,上述机构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单位不再发放贺年卡、年历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按照上一年的销售量定制新一年的生产计划,在贺年卡、年历行业早就是一个惯例。在贺年卡行业经营5年的仇先生告诉记者,今年的货品早在年初就开始设计、构思新品,年中进行生产,10月下旬开始进行客户下单,12月开始进行配送。

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传寿告诉记者,中纪委此次的“禁卡令”是“小贺卡,大文章”,非常值得提倡。中央进来一直在抓四风,严禁用公款购买、印制贺卡、年历等,对严抓奢靡之风很有效果。

据介绍,中央的禁令让一些一直靠公家吃饭的印刷厂大受影响,但是对一些主要承接私企业务的小印刷厂来说,印刷业务下滑幅度并不太大。

据介绍,往年政府机构、企事业单位都会订购一些贺年卡、年历,送给单位职工或是客户,如果在贺年卡、年历上印制单位的名称或是标识,则会加收每张几毛钱的手工费,如果量大,则可以免收制版费。

李老板表示,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私企或外企能有一些订单,但这些企业的数量较少,往年的订单占比也不多。

在某省直单位工作的张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单位今年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,中秋节没有发放月饼,年底也不会发放贺年卡、年历。“单位专门下发了通知,对贺年卡、年历的事情做了说明,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。领导还建议大家多用手机、qq、邮件等方式表达感情。”

10月31日,中纪委下发通知,明确要求“各级党政机关、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严禁用公款购买、印制、邮寄、赠送贺年卡、明信片、年历等物品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市场反响较大:有批发商称,根据往年经验,11月已经进入销售旺季,如今和去年同期相比销量下降一半以上。也有本土生产厂商表示,或将考虑转型。有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中纪委此次的“禁卡令”是“小贺卡,大文章”,非常值得提倡。

生产厂家

对此一位印刷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近几年中央提倡节俭、环保的理念,印刷厂也要开始转型,拓展业务范围,不要将年底的筹码全部压在贺年卡及年历上。“一些印刷厂以前很挑剔,现在很小的订单也不嫌弃了。”

批发市场

小林告诉记者,一本制作精美的年历的价格都在10元以上,公司以前一般会订购数千份,每年在年历上的开销就达数万元,现在取消之后,公司省了不少钱。

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城隍庙批发市场,一位经营多年贺年卡生意的李老板告诉记者,以前年历非常好卖,很多企业都会给自己的客户赠送年历,但是直到现在,一些往年的大客户都没有什么动静。

专家说法

不再订购贺卡年历

王传寿说,在现代人眼里,贺年卡不值得一提,其实贺年卡对资源的浪费很大。中纪委此举意义重大:首先,禁卡令可以改进生活习俗。因为中国传统,逢年过节祝贺不断,人们习惯于用贺卡,其实不一定只能用贺卡传递祝福,贺卡制作精美的同时浪费严重;其次,此举有利于党风净化,事情虽小,但有党带头禁止,影响更大。古人云“千里之堤,毁于蚁穴”,贺卡小,累计起来就是一片大森林,不能因小失大。中纪委从小事抓起,也是关注细节的体现。(刘洋 金红芳 本报记者 周洪/文 高勇/图)

可是今年的情况让刘老板一脸愁容:“我们这儿好多家都进了十几万的货,可购者寥寥,销量比以前下降一半以上。如果卖不出去,只能以3毛/斤的价格当废纸卖。”